电脑访问 | 多彩娱乐官网访问 | 把 观后感 加入收藏

万物理论影评观后感

来源:作者:观后感时间:2016-05-10 09:32阅读:
《万物理论》影评观后感

当疾病的征兆开头愈来愈多地呈现,当霍金终于重重地摔倒在地,他的世界里,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看到他坐在浴缸里,看着自己慢慢僵硬的手;看到他故作镇定地笑着对不知情的室友说:“我得病了,医生说我还有两年寿命”,看着他决绝地推开来看望的简,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学生休息室里看电视,此时,无需刻意渲染,你也能感受到他刻骨的孤独和难受。看到他僵硬又颤抖地提着球杆去草坪上打球,赌气一般咬着牙把一个个球努力推进小门里面去,旁边的简咬着嘴唇发抖,我终于忍不住在影院黑暗的角落默默流泪。很难想象霍金面对的是怎样一种痛苦与失望:慢慢失去一切的运动能力,头脑却异常清醒。磨难能够预见,自己却别无选择。以后他们结了婚,孩子接连诞生,霍金损失了越来越多的行为能力,生活中有更多尴尬和不堪。通过博士论文答辩的那天,他和简宴请朋友们来家里聚餐,本该是值得庆祝的开心一天,他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听使唤,以后再无法做到自己喂自己吃饭了。朋友们说说笑笑,屋里的灯光温暖明亮,霍金强颜欢笑,礼貌地离开餐厅。他试着爬上楼,却卡在楼梯上不能动弹,孩子在顶楼透过隔离网看他,霍金哭了。泪水从脸上无声地划过,他的面部肌肉抽动,眼神里都是委屈、无奈和辛酸,这个片刻Eddie诠释得太到位了,我坐在黑暗的角落里,也只觉得一阵阵心疼。

还有一幕,霍金坐在桌前,背驼得像虾米,低头困难地从杯中喝水,那场面,很像一只低头饮水的骆驼。而长桌对面,简坐得笔直,端庄,优雅,坚韧。这残酷的对角看得人心中刺痛。以后简遇到Johnson,霍金肯定也觉得到了那种危险的暧昧,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要求,因为Johnson所能带给孩子和简的欢乐,他都做不到。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另一个男人带着孩子和自己一起其乐融融地玩耍,这对心高气傲的霍金来说,也肯定很难接收吧。可是他体现出的只是平静与克制。霍金也曾玉树临风,也曾风度翩翩,如果没有生病,他会继续着自己的自豪,毫无拘束地挥洒自己的伶俐才智;他也会坐姿笔挺,和简在一起,如同一对金童玉女;他也许会成为一个合格甚至优秀的丈夫和父亲,为妻子分担家务,带孩子奔跑划船……如果不是因为生病,他本能够拥有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,一段完善的人生。

我不知道现实生活中的霍金是什么样的,但影片里的霍金是一个绅士。疾病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他的自由(至少是身体上的自由)与尊严,可是因着他的善良、风光与教养,他最大程度地坚持了自己的尊严。当简身心交瘁、情绪崩坏时,霍金转过头去对孩子说:“Your mother is very angry with me.”眼神像做错了事的小孩。看到这里,我很心疼这对夫妻。简的苦非一般人所能承受,但霍金其实也很有理由感到委屈,疾病带给他的改变,他自己也无能为力。在这样压抑的时刻,他也能够选择愤慨,可他却选择了抱歉。自始至终,在影片里,他都没有抱怨过。他只是默默地承受,默默地努力适应因为疾病的进展而带来的身体上的改变。生病后他最大的一次情绪爆发,大约是做了喉管手术后再也说不出话来的时刻,简拿来拼字板教他时,他的倔强与伤心伴着泪水喷涌出来。每次看到他哭泣,我都跟着心碎,那不是一个弱者面对病痛的呻吟,而是一个战士面对命运悲壮的泪水。

即便以后,他们生活里又各自有了别人,不再那么相爱了,他们也都没有去刻意损害彼此。其实他们本不是一对一般的夫妻,他们的结合也一开头就不被人看好,就像霍金的父亲说的:“This is not a battle. This is a defeat.”霍金对简在起初是爱情,到以后,因为生活起居的依赖,也许慢慢转化为孩子对母亲般的依恋;而简对霍金也从热恋升华为深重的责任。即使是多年一般的生活也足以磨蚀最深挚的爱情,何况是多年非同常人的困难生活。当简的身心需要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被满足,当简在最无助的时刻无法感应到来自霍金的帮助与撑腰(即使他并非无意,而是有心无力),当简甚至都无法与霍金进行正常的语言交流;当霍金不得不把自己最尴尬最脆弱的一面暴露在爱人面前,当霍金不得不在生活里大大小小的事中一次次被伤及尊严,当霍金不得不接收简的外遇,却又无从责备,也许这段感情就注定会走到尽头。

以后看到霍金搬出他和简一起生活的住所,心里还是有点难受。可是当简流着泪说出:“I have loved you. I have done the best I can”,我便释然了。我猜,在说出和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,他们大约也都释然了吧。不是没有爱过,只是再伟大的爱,都被命运的车轮碾碎,消逝在琐碎、尴尬、乃至不堪的小事中。如果不是生病,他何尝不是个万人仰慕的翩翩少年,尽到一个丈夫的义务,成为妻子儿女的自豪和保护伞。他们不是输给了彼此,也不是输给了自己,只是输给命运。而当他们被女王授勋归来,坐在自家庭院里,看着眼前三个孩子笑闹着跑过的时刻,霍金说:“Look at the things we made”,语气里依旧饱含幸福,这是与命运的和解,与相濡以沫的爱人的和解。

命运待他如此残酷,可是他却依旧善良温柔如初。

不爱了又有什么要紧,爱上别人又有什么联系,谁说爱肯定要完善。就算眼前柔情蜜意不再,过去的美妙并没有消逝,他们人性中的美妙都没有消散。通过这一切,他们彼此成就,也彼此成全,很难讲,他们有没有真正分开,因为过去几十年的生活里,他们都把自己刻进了对方的生命,就算分开了,他们的生活方式、行为习惯、乃至思维方式,都带着对方的烙印。如果能各自怀着对对方美妙的回忆与感谢,开头一段新的旅途,又何尝不是美妙的结局,说不定,更胜过继续在生活的一地鸡毛里撕扯和彼此损害。

最后分开的时刻,霍金问简:“How many years?”简说:“The doctor said you had two, but now we had so many…”。

我想,这一刻,面对死亡,他们都是胜利者。这是爱的胜利。
观后感 /yingping/7720.html
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观后感原文链接!
Sitemap